复古网

著名诗人张况 : 有空读读王从清

时间:2021-06-30 16:34编辑:admin

    2019年春夏之交,我远足京城,就读鲁迅文学院诗歌高研班。一日午后,北京诗人陆健老大哥约我晚上喝酒聊天。我对北京没甚概念,查了下地图,原拟从十里堡直接“开”地铁到中国传媒大学的。却谁知热情的青年诗人王长征、影视剧导演何旭二位“忧郁小生”担心我迷路,遂让我在京城享受了一回当“爷”的待遇。二位年青“帅锅”开车到鲁院将我迎上车,然后就往陆教授的酒桌上疾驰。

    当晚在座的有作家出版社资深编辑、诗人张玉太,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、诗人雁西等。席间,陆健兄向我隆重介绍儒商诗人王从清时说:这位就是传说中的王总,《中华风》杂志社社长、四公子多个专版的策划人、现为北京某大型制药厂董事长王从清。

这便是我与王从清的第一面。

    温文尔雅的“四眼”先生。平和。舒适,诚挚。恳切。目光坚定。这是王从清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。

    大抵是初次见面的缘故,彬彬有礼的涵养之外,从清似乎略显腼腆,言语中也带着些许拘谨。看得出来,这是个心里装得下事的谦谦君子、干练儒商。

    说实话,有钱人我见过不少,多半带着明显的铜臭味,他们中“喜欢”字画古董的也不乏其人,但多系半桶水。所藏也多系些拿不出手的赝品,被文化骗子们宰得“满颈血”的大有人在。像从清这样经商之余又酷爱文学的实打实的诗人,确实较为鲜见。这让我对他平添了几分好感。是夜交流有限,彼此算是碰过杯的“同道”中人。

    陆教授是杆“老烟枪”,酒过三巡后,他喷着烟圈和酒气,嘱我佛山有文学活动时,务必邀王总到佛山去一次,以加深彼此间的了解。

我闻言诺诺称是。忙与从清加了微信,要了他的手机号码。

    再次见到从清,是去年在佛山举行的第五届中国长诗奖颁奖典礼上。我算个言出必行之人,这次我代表组委会,邀请从清来佛山出席颁奖典礼。从清作为长诗奖提名评委与会。是夜,我俩茶酒随性,高兴地与叶延滨、梁平、杨克、峭岩、丘树宏、胡丘陵、张荣辉、陆健、程维、王学芯、周占林、王童、雁西、卢卫平、老刀、王长征、邹晖、包悦等诗人一起,就着“四公子醇”的星光与诸位大神在“烟火”中畅聊了一夕,算是弥补了我与从清初次相见时没说上几句话的遗憾。

    言谈中才知道原来从清很健谈,很有思想,观点也很见犀利,不乏锋芒。他此前嘱我题过一幅书法作品《以知为美》,作为其文化公司的座右铭。这一回他要四公子为他合作了一幅画《四公子饮茶图》。那晚,除了他那幅之外,四公子前后该是为第五届中国长诗奖获奖者莫言、梁平各画了一幅画的,当然其他几位也没有空手回去。总之,哥几个是累得够呛。

两个月前,我看到从清在朋友圈晒他的新诗集《不说再见》。读到了北京诗人黄以明写的序,看到了江西诗人程维插的画,还有张栓固、王长征二位诗人为他写的评论文字,我心里感到很亲切。

    纵观从清这部诗集,我认为最值得肯定的是他的“情”。天下功夫,唯快不破。同理,天下文章,惟情动人。

    “走在寂静的街道/该怎样形容这午后的北京/点把火就能燃烧的空气/耷拉着脑袋的柳枝/寂静的公交站牌/稀疏的车辆有气无力/干瘪的月季花惨不忍睹/上了锁的公园北门/寂静无声//这是午后的北京/没有风的牵制/阳光像只疯狗/咬着你的皮肤绝不松口/扑面而来的/还有新冠这个帮凶/这样一个紧张时刻/绝不是露面的时候/对面商城的玻璃幕墙/闪着惨白的光/我下意识紧了紧口罩。”(《夏日午后的北京》)

    前年春节期间新冠疫情爆发至今,整个世界几乎没有消停过,地球人都被疫情折腾得够呛。诗人作为世界的一分子,无疑也深受疫情影响。幸好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我国的疫情很快就得到了有效控制,中国人民的抗疫阻击战现在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。我留意到,新冠疫苗的接种截止今天,已经达到12亿人。风景这边独好!这是个不小的战绩!疫情期间,从清对北京街头最寻常的见闻和感受可谓很到位、很细腻,他对眼前的一事一物、一花一草、一街一景的变化都很敏感。尤其对夏日的闷热和疫情防控的恼人感受,更是精细入微。这首诗很能体现从清疫情下的情感表达。最末一句“下意识紧了紧口罩”显得尤为传神。这是一首很有“痛感”很有“在场感”的抗疫诗歌,是首好诗,值得一读。

    “中午躺在沙发上休息/总是愿意捧着一本书/困意袭来/随手放在肚子上/突然想起了那句诗:/腹有诗书气自华”(《印证》)

这首短诗有禅味,有幽默感,颇能体现诗人的思辨能力、想象力。是的,美是随时随地存在的,生活不能没有发现。我想,每一位诗人都应该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独特慧眼。诗人王从清在午睡前瞬间悟到苏东坡诗句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“出处”之后,颇感兴奋,遂有此作。相信读者看到从清如此幽默的诗句,定然也会发出会心一笑的。

    儒商王从清从商之余喜文,这是健康、正派的爱好。商业社会诱惑太多,一个产值不菲的制药企业老总,业余能摒弃许多“陋习”,一心向着诗歌,这是颇为难得的。从清迷恋缪斯,沉迷不出,并一直“不说再见”,这确实需要顽强意志和坚守精神。我要为儒商诗人王从清的诗集吆喝一声,为他叫声好。也不枉了我与他之间的那份兄弟情。

    (张况,著名诗人、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、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、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。)


标签:
相关资讯
热门频道

热门标签

本站内容为网络转载 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站点声明:本网只为交流分享信息之用!未授权任何企业及个人利用本网站进行任何用途,如有站点名称冲突请联系我们更换!绝不涉及任何时政、社会、国家、及各类有害任何个人及企业的内容,如有发现请联系我们删除,请您监督!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潮流复古网 版权所有XML地图模板下载